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迷途沉溺
迷途沉溺


陈慧很甜蜜地依偎着老公,她光洁润丽的手臂勾着他的脖颈,还把一只丰盈腻滑的大腿盘绕在他的身上。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帘的一条缝隙如火舌般闪烁在床上,上床时老公就激情澎湃,望着她时眼睛里迸射的火星,陈慧清楚他已有了需要,这些天风和日丽,没有往年春天那么多的雨水,而且天气转暖得很早。

在家里陈慧已穿上轻薄的睡衣,宽敞的白绸睡衣难以掩饰地把她玲珑晶透的身体尽致呈现。

他一上了床就一如即往地覆盖到了她的身子上,甚至连温馨的亲吻也没有就急着亮出狰狞可怖的阳具,狠狠地戳进了她的里面,然后就欢欢迭迭自顾压在她的身上穷凶极恶地折腾着。

陈慧早已习惯于他的这一切,以前看到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她觉得好笑,有时乏累了也觉得厌烦,现在则不同了。很快地体内也有一股激情在四处鼓荡,她的那地方开始有涔涔汩汩的淫汁流渗着出来,就自己扯过了忱头垫放到屁股下面,高跷起双腿迎接他莽撞的冲击,一下子他就溃不成军地撤了下来,脸上呈现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这才紧搂着她在她的脸上嘴唇上亲咂不休。

陈慧此刻正是欲火炽热、淫情旺盛之际,见他那偃旗息鼓毫无东山再起的意思,掩盖不了的不悦立即浮现到了脸上,她扭起身来进了洗漱间里,用冷水在脸上抹了一把。

睡到了他的身边,那种空虚失落无所依托的感觉折磨着她,但陈慧是个贤淑聪慧的妻子,她理解老公,像他这年纪又是身居要职,虽不能说是日理万机但劳心伤身忙于应酬,这些都影响了他的性欲和机能。

月光这会儿幽谧而温暖,细细密密地洒落在两俱半裸着的胴体,一想到这她也就无悔无怨,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是手机悦耳的呤响惊醒了她,她望了望时钟才凌晨四点多,夜里没有至关紧要的特别事情是没人打她手机的,陈慧急忙拿过手机,见老公还没被吵醒,便逃到洗漱间里,是她弟弟陈刚的电话,她轻声地问:“这么晚,什么事。”

“姐,我在城西公安分局里,几个人在耍钱让抓进来的。”那边陈刚的声音轻微得好像断断续续。

陈慧不快地回了他:“明早再说,你总是屡说不改。”

“不是,他也在。”

陈慧知道他说谁了,心里一惊如淋落一桶冷水,从脑门直至脚下直冒冷气,咯登一下不禁打了个寒战,嘴里急着:“你们怎会在一起的,真的好不懂事。”

她把身子依附在雪亮的瓷砖上,闭着眼思付了一会,再把耳朵贴到手机上,那边陈刚也没挂断电话,她用严厉的语气说道:“你们什么也不能说,我马上就到。”

陈慧心急火燎地拿出警服,没忘了扒到老公的耳朵边轻声细语地说:“我有个紧要的事,得马上处理去。”

他睡眼惺松地念叨起来:“这叫什么啊,半夜三更的,一个女人,不行,我要把你调走了。”

陈慧嘴唇贴了贴他的面颊说:“好了,再说吧。”

一身戎装的陈慧很快就出现在城西分局的办公厅上,她一身鸟黑的警服从来都是得笔挺的,几乎没有皱折,帽徽领章鲜艳夺目光彩迫人,脚步始终保持着均匀的节奏。这让她看起来英武飒爽,面孔却令人难以致信的冶艳。

那些执行任务归来的了警察有的在吃夜宵,有的已休息去了,留下两个守卫着的,见陈慧肩膀上锃亮闪烁的两颗星,赴忙着抬臂敬礼。

陈慧一脸冷峻地问:“局里今晚谁值班。”

“是王副局,我叫他。”小警察不知所措唯唯呐呐地说。

陈慧的脸上强颜欢笑挤出一丝温柔的悦容:“不用,我去找他。”

“三楼,那边挂有牌子。”小警察急忙说。

陈慧点着头,王副局她熟悉,曾一起搞过专案,总是念叨着想调一个新的位置。陈慧很随意地朝旁边的小房间走去,里面十多个人,正蹲着坐着绕墙一圈,陈刚就在里面,还有他,陈慧的眼睛跟他一对碰,就有揪心裂肺般的阵阵隐痛,她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眼里正洋溢着泪花。

他就是这样,在人堆里总让人眼前一亮,尽管他这时朝着墙根把脸埋在双腿坐着,陈慧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幸好还没来得及进行问讯,要不一下就完了,陈慧暗自庆贺。

陈慧在三楼一个房间上敲了敲门,里面一阵声响,就有声音不烦躁传来:

“有完没完,怎就不让老子睡个好觉,叫你们没事别骚扰我,就是不听。”

门是开了,一个精瘦赤脯的男子,只穿着底裤而且裤裆的那里正形迹可疑地隆起那么一堆来。

他开门一见到陈慧,立即换过一付气态万千的笑脸来,整张脸就像核桃一样皱到了一块:“是陈教导,这时来一定有事。”

陈慧很优雅地车转过身体,他立即有所觉悟地说:“你等等。”

忙碌了一会,他穿好了衬衣长裤边套着一只袖子边往外走,陈慧用手拦住了他,把他拽到了房间里。里面的烟味酒味还有男人汗渍的酸臭味让陈慧厌恶地皱了皱鼻子,对着他还是笑意融融地问:“这晚上什么任务。”

“没有布置,就是有举报电话,几个小混混聚众赌博,让咱一窝端了。”他轻描淡写地说着。

陈慧这时一颗悬挂了很久的心才落了下来,陈慧就用缓慢的口气说:“里面有我弟。”

他点着烟挥了挥手爽快地说:“早说嘛,打个电话不就行了,还这么亲自跑来。”

“还有我外地来的表弟,这才重要。”陈慧接着再说,眼睛自始至终紧追着他。他好像有一点犹豫,但接触到陈慧的眼睛,立即说:“叫什么名字,我让他们放了。”

陈慧胡编了个名字,紧接地说:“我先谢你了,劳你大驾,我们下去领出来吧。”

俩人一齐走向楼下,王副局不自主地和她差开了距离,眼前这个三十五、六岁的女人,充其量也是跟他同一级的,可是她的后边却有着更让他折服的来头。

他就一路上喋喋不休地对陈慧说:“陈教导,我看你这位置也呆得太久了,不是说局里的班子要增加一女同志吗。看来你有机会挪动一下。”

陈慧也就煽风点火地:“是的啊,都这样说,等正式宣布了才算。”

“是吗,咱可说好了,一朝大权在握别忘我就行。”

“那是肯定的。”听陈慧这么说,他欣喜若狂连声道谢。

进到了办公厅中,陈慧就急着走到那房间里,她先把头埋在双腿间的志煌叫起,又招过来陈刚,也不顾及房间里其他的人疑惑不定的眼光,王副局就问那小警察:“收缴了他们俩个什么东西了吗。”

陈刚机敏地抢了话说:“也没,就两手机。”

小警察拿过一张表格过来,王副局随即厉声斥责道:“你傻啊,怎就不会办事。”

陈刚从一大堆脏物中领回了他们的两个手机,王副局亲自将他们送到车上,堆着满脸的笑容挥手告别。

他绝没想到从他眼皮底这一溜烟绝尘而去的蓝白警车上坐着就是大名鼎鼎通缉犯丁志煌,要是知道了,就是再借他几个胆他也不敢,那怕是高官巨爵钱币等身他也末必敢动心的。

这个绰号大虾的算是这些年迅速掘起的黑团伙头目,这犯罪团伙的主犯最近这些年搅得他们日夜不宁吃不香睡不稳,下面的举报记者的连篇责怪,上头的压力各级雷霆万钧的决心,成立专案拦路设卡,威迫利诱乔装暗探,总是差那么一点儿让他溜了。

而且他竟毫不收敛,反而丧心病狂地胡作非为,就在几天前还把一欠债不还的当事人家里炸了个稀巴烂,当事人当场毙命家里老婆孩子也炸成一死两伤,造成了重大恶劣的影响。

他还美滋滋地沉浸在美丽的女刑警教导员刚才的许诺中,这女人真是这城市警界的骄傲,业务出色脸蛋漂亮,最主要的还是待人热情。

“姐,好险,幸亏你来得及时,天亮要是问话那就完蛋了。”陈刚在车里说道。

陈慧沉默不语,只是咬着嘴唇自顾开着车,走了一段路后她才开口:“你来开吧。”

就完就急急地踩住了车,陈刚过来跟她调换了座位,她从前排蹿起爬着往后排,让志煌给接住了。

陈慧朝他一扑,整个身子就跌进他的怀中,她按奈不住地紧紧搂抱着他,带着哭腔说:“你傻啊,你昏了吗?”

边哭泣着边把嘴唇朝他的脸颊上亲咂,他的脸依然冰冷坚毅,但吮吸着陈慧的嘴唇却炽热湿润,他们俩人在车子后座上肆无忌惮地亲吻着。

陈刚开着车摇晃着头,他从后视镜上见到姐姐抱着志煌的头泪流满面地亲吻着,不禁开声说:“现在去那。”

“一直开着,别停下。”陈慧朝他叫嚷,双手从志煌的脑袋、脖子一直到了胸膛。

志煌搂着她的纤腰趴在她的耳边说:“好了,好了。”却在她的腰间摸到了手枪套,惊讶地问道:“你还带着枪。”

“是的,我想不定要把你抢出来的。”她破涕而笑地说,双手也没停止在他的身上摸索。

志煌说:“别这样,阿刚还在哪。”

“我不管,他是我弟弟,我不怕。”陈慧摇曳着脑袋,更加恣意将手伸到了他大腿有裤裆里,将他那一根已经怒勃起来的阳具掏掳了出来,就趴下身子含进了嘴里。

这边吮吸得唧唧有声,那边也腾出一只手就解脱着长裤,急切间连同内裤一齐扒下精光,陈慧的剌激使他渐渐发疯了,一根阳具在她殷勤的舔舐下涨挺着,当她手扶着他的肩膀墩桩落下。

志煌有些不知所措竟有点穷途末路般的感觉,也就挺起腰来迎接,整根坚竖如棍的阳具尽根捅插了进去,欢乐是如此迅速地飞扬了起来。

陈慧自顾欢快地颠簸,交绕着他的脖子跌荡起伏地起落着,她饱满的花瓣膨胀着,就同夜的花苞奉迎甘露一样绽放开了,阴道惊悚般地抽搐,吮吸着的是激越的撞击。

这时,东方已渐渐浮现出鱼肚白出来,晨曦开始把道路和早起的行人照得清晰,陈刚把车速提高了很多,车子如同离弦的箭疾射地往市郊飞驰,他的心里很是焦急,后面的那俩个还不依不挠,柔情蜜意地没完没了。

他们肆无忌惮的呻吟和勾魂摄魄肉体撞击声,让他觉得他们就像一对贪欢恋色的男女那样体味着不知羞耻而又荡魂动魄的欢娱。

姐姐陈慧一个白皙的屁股抛撅得如痴如醉,呱唧呱唧淫液的喧哗不绝于耳,如此放荡淫奢的举动让他口呆目瞪,他是百思不得其解,假若不是他亲眼所见,至死他也不会相信。

陈慧可不是这样的,虽说他和志煌是相濡以沫生死与共的好朋友,但陈慧却是一母同胞的姐姐,为了一个通缉了的杀人犯,这又何必哪。他甚至怀疑姐姐和好朋友之间的,该不只是纯粹的真实的肉欲关系。

陈慧跟他根本就是两类的人,从小她就娴静纯洁,品学兼优,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她优异的成绩和出众的容貌很快就是男人追遂的猎物,姐夫是她的第一个恋人也成了她的丈夫,他们相恋了三年,陈刚记得姐姐将要出嫁的前天傍晚,母亲把她叫了过去,悄声地问她有没那一回事。

陈刚竖着耳朵,看来陈慧也不知母亲指的是那一种事,于是母亲吞吞吐吐地对她讲了男女在一起怎样怎样,母亲讲得语无伦次她也听着稀里糊涂。但陈刚却明白,母亲是要她在第一次做爱时下身必须要出血,否则她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就会永远地被丈夫和他的家人看不起。

陈刚差点笑出了声来,从她们的谈话中陈慧真的啥也不懂,敢情那时她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处女,要知道,她的弟弟已经手了好几个女生了。

在外人眼里,陈慧跟姐夫男才女貌家庭幸福事业兴旺,姐夫在跟着一领导跑了几年后放飞,在政法队伍身居要职,以他的年龄优势和处事能力官场仁途一片坦荡。可是神差鬼使陈慧却跟志煌一拍即合,对这个小她三岁而且负案累累的涉黑团伙首脑一往情深。

车子已到了市郊一段僻静的公路上,陈刚强行将车停到了路边,再这样下去他们俩个是没完的时候,他和丁志煌下车后拦了一辆的士走了。陈刚需要将他送到安全的地方,他很清楚志煌的这张脸在好多场合绝对不能露出来的,昨晚已属侥幸。

陈刚从小就喜欢惹事生非打架斗殴,长大了也不务正业,娶了个嗲得有命也娇嫩得要命的女人,那女人总是对他横直挑眼,三天两头地伴嘴吵架,弄得家里无一日安宁。

跟他从小就在一起胡闹的志煌多次劝说他跟这女人离了,陈刚也多次狠下决心跟她一刀两断,但一上了床,这个妩媚如水般的女人都让他打退了堂鼓,她真是床上的尤物,总能审时适度地抓着了男人的痒处,而且恰到好处替你搔挠。

终于在一个上午,志煌找到他,什么也没说就将他带到了一酒店里,显然所有的一切都尽在志煌掌握中,打开一房间,他目睹了不愿意看见到的一切。

妻子赤裸地跟一个男人睡在了一起,当他们俩个进入去时,那男人跪到了志煌的脚底,嘴里急切地讨饶求救,志煌冷漠地对他说:“我多次劝说你放弃,她是我朋友的老婆,如今让我逮着了,我丁志煌的话是说着玩吗。”

那时,志煌确是在这城市里具有一言九鼎的威慑力,他的心狠手辣远近皆知不是浪得虚名的。陈刚不让他们这一对狗男女穿上衣服,他迅速地用电话把陈慧从办公室叫了过来。那男人后来在正要进自家门口的时候让人一枪将头颅击穿,陈刚的前妻知道是谁,陈刚也知道,只是谁也言声。

陈刚让姐姐过来只是想要让她见证这个事实,以便为他的离婚能向家里有个交代。陈刚甚至为当时的那一举措追悔莫及,不是因为他的前妻。陈慧的到来一下就带上暧昧迷人的格调,陈刚在一边敏锐地感到了志煌的吃惊和局促,显然,陈慧成熟的魅力和出众是出乎他的意料的。

陈慧是带着一副拒人于千里的威严气质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身黑色的卡叽面制服笔挺地依附在身上,与她极具女性妩媚的身体判若两样。她身上的金属质感象征着高贵的权力,傲慢得给他只可远视不能近看的感觉。

丁志煌一定要请陈慧吃饭,甚至没等她同意就已经用电话定下了餐台,那时候还没发生那场大规模的扫射,社会中只知道有一个心狠手辣的大虾,丁志煌的名字还末曾暴露出来。

他在餐卓上谈笑风生,跟陈慧回味着小时候到她们家蹭饭的趣事,说到有一次竟把陈慧心爱的闹钟给折了时,俩人都哈哈地大笑着,全然不顾及一旁埋头喝着闷酒的陈刚。

陈慧那时真的让这高大漂亮的男人给迷住了,她频频地跟他对碰着杯子,陈刚从没见到她这么喝酒,而且眼里已有些迷惘,还有她那执拗的眼神换做了一种又媚又嗔的样子,笑起来也一改往常的唇齿不显而变得肆无忌惮。

陈刚深知他这朋友的伎俩,让他看上眼的女人不用三五天他一定手到擒来,除了他自己白净斯文的脸庞,还有着浑身散弥着充满男性魅力,更主要的是他有着强大的经济实力。但这些陈刚觉得对付那些庸脂俗粉管用,对陈慧却有些不自量力了吧。

志煌在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也就是在陈慧下班的时候,他把陈慧约到了他的车子。他把她带到了远郊一个度假的温泉胜地,在那里,可以吃到一些很难见到的珍禽异兽,那地方专门应付那些饕餮之徒所需,是市里好些有头有面高官巨贾们纸醉金梦、声色犬马的绝好去处。

停放在度假村里的车子都蒙上了车牌,也不设大厅,有的是形式各异的小房间。他们进去时不用下车,便有一年轻的待者上来,引着将车子开进度假村的腹地,在一山洼的小楼里开了一房间。

陈慧一走进去,浓雾像绵团似的滚滚而来,沾在脸上湿漉漉、滑腻腻,就觉得房间里暧昧了起来,陈慧顿时觉得如同一根热情的杠杆将她的心撬起,悬挂着无处着落,乱了方寸。

他们的餐卓就支放在温泉巨大石块上,一只不锈钢的扶梯延伸到温泉池底,四周全是乱乱的青石,从各个石缝间往外喷水。每一个水柱、每幅水帘,激冲下来,撞到池中的石头上,碰得粉碎,像千千万万的珠子四外散花。

陈慧不禁拍着手掌惊叹造物主的神工鬼斧。志煌告诉她,这些石块都是照着泉眼依山傍势用水泥砌的。

整个房子里到处都蒸腾漂渺着温热的雾气,那样地浓那样地深,像流动的浆液,能把人都浮起来似的。上面还有一阁楼,志煌让她上去把衣服换了。

陈慧上去见上面有张按摩床,还有雪白洁净的床单,她正犹豫着,志煌就上前搂过了她,高大的身影像塔一样压向了她,陈慧来不及看清他的表情,来不及看清他的欲念,他已经迅速而有力地解掉她的制服,她的衬衫,她的领带。那些金属扣子,那些金属星章,统统见鬼去吧。

他看起来很激动,如同屠夫扒皮一般脱光了她。陈慧也曾做过挣扎,但那挣扎是那样地娇柔无力,其实那只是女人在那时候应有的矜持,当她张开了双腿,看到了他坚挺的阳具穿划气流的磨擦,迎着她湿漉漉的欲望“噗”地一声捅进了她肥厚花瓣的肉缝中。

陈慧好像很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一股莫名的激流已从她的下腹迅速蔓延,血液的气息本能地从她的体内翻腾,吞噬性的燥热能让人变成瞎子、聋子和疯子,感觉到瞬间她已被这个比她年轻彪悍的男子掳获了。

她的体内有一样东西在翩翩起舞,搅动得她局促不安气浮心躁,她只能选择着顺从、迎合,忍受着冲击、撕咬,甚至是罪恶。

陈慧如痴如迷,有生以来从末体验到的感受,让她变得疯狂了起来,她紧紧地搂住他的腰,耸起了厚实的屁股,不知哪来的力气在他的下面左右摇晃、上下颠动。她的下身一种从末有过的快感像触电一样,阴道一阵抽搐,浑身禁不住颤抖了起来,她狂呼大喊呻吟不止。

人间竟有这般让人痴迷沉醉的时刻,她像到了另一世界,身体飘飘忽忽地离开了床,离开了房屋,犹如被抛到空中感到漂浮在宇宙中。

他们紧紧地拥抱着,不知过了多久,陈慧才在他的身下挪动着,志煌从没这么近距离地凝视她,见她上下两排眼睫毛很浓很长,甚至稍稍弯翘,眼睛里春光潋滟,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禁不住伏下身在她娇嫩欲滴的脸蛋上亲咂不停。

直到陈慧在他的耳边悄声地说:“我饿了。”他才放开了她。

陈慧换过洁白的绵毛浴衣,而他却只找了条宽大的短裤,赤裸着上身就拨打这儿的内线电话,吩咐可以送餐进来了。

陈慧懒洋洋地躺到了圈椅上伸展了四肢,一直没有体味过的放忪,就像茶怀里迅速舒展开来的茶叶,一朵朵的如同小花,赏心悦目。

志煌坐到她的对面抽着烟,陈慧确是饿了,面对精致丰盛的食物却饥不择食虎咽狼噬,看来她现在是很放忪了,他劝着喝了点红酒,她揣起酒怀向他遥遥寄意,浴袍滑落到了一边,平日里高高盘起的长发,像黑绸一样披到了光滑的肩膀上,她的脸上在云雾蒸腾中呈现出一种光洁柔和的光芒,像发光的雕像,这使他浑身的肌肉又异样地绷紧了。

志煌把身上的裤衩脱了,光着身子溜下温热的池里,他把头深埋进水里,起来时愉快地向她微笑招手,陈慧将长发用一枚发卡松松绾住,她坐到了池边,用脚尖撩拨着水,他过来挽着她的足尖,陈慧的脚趾弯弯小而柔软,脚底却很多肉柔若无骨。

志煌用嘴含住了她的脚趾,这一举动让她着实大吃一惊,他的眼睛蓄满了亮晶晶的东西,这温柔的细节跟他健硕粗犷的外形显得如此不协调。

陈慧的一双大腿挣开了浴袍的下摆,顺着光溜白皙的大腿往上,能见着她没着底裤的私处,那里萎靡的毛发经过刚才的激情一绺绺地束结着,两瓣厚实的肉片娇嫩欲滴地微启,志煌差不多快要呻吟出声来,他的脑袋沿着她的大腿直向顶端,就要埋到了的私处,陈慧惊呀着用手推开了他。

她扒掉了身上的浴袍也跃进水池,马上她就喜欢上这温热的碰触和抚摸,志煌将她搂紧了过来,给她擦拭着身体,他揉搓着她的乳房,抚摸她的大腿。他揉着摸着,吻着亲着,最后竟是咬着。

陈慧有点轻微的疼痛也有一种快意,一种美爽的快意,他紧紧抱着她凝视着她,浓密的眉毛和眼睛让水浸了,显得黝黑而生动,嘴角浮着帅气而含义无限的微笑,陈慧觉得俩个赤条条的胴体相拥在一起,让水花飞溅婆婆点点的打在他们光滑的肌肤上,一下就濡湿了她鲜花怒放的欲望,她的心底里感叹着,他竟是那么地英俊潇洒。

陈慧也为他擦洗脊背,从背影看,他很强健,浑身呈现浅棕色,那宽大的膀臂,那结实的肌肉,她的下体有意地蹭了他的屁股,心中忽然生出紧紧拥抱住他的念头,她的双手从他的腰间环绕过去,捧着了他一根挺拨怒涨的阳具,把握到她手里,有着厚实硕大的感觉,她觉得自己的乳房胀胀,连乳头也比平时尖硬得多。浑身上下的血液是那样地欢畅,阴道似乎有一种空虚,一种迫切需要充实的感觉。

他车转了身体,从水中一下就捞起了她的双腿,让陈慧那私处贴向了他的胯间,他进迫了进去,陈慧感到不同的是这次塞得满满的。水的浮力让她很轻易地伏在她的肩膀上,他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他的手掌托紧着陈慧的屁股,在她的体内左奔右突、游移晃动,漂浮不定。陈慧长长的头发已让水漂荡开来,黑色的海藻一样浮在水面上,清澈宁静的水面一下波荡了,激烈地摇晃翻腾开了。

志煌就如同在表演他的性能量一样,从一戳进陈慧里面的那一瞬间,就奋力地拚博着毫不松驰。

陈慧的快感像荡开了的那些水波,一波波前赴后继潋滟而至,她已完全让这年轻健壮的男子征服了,心甘情愿地任由他的冲撞再无回手的力气。

就在陈刚和志煌搭上的士后,陈慧还呆纳着对着他们远去的方向,直到那辆车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时她才觉得腰塌身软,双腿发抖着酸软无力,她在自己车里的驾驶位中坐了好大一会,才调了个头回到了家里。

老公已经上班了,儿子寄放在公公婆婆那里,他们俩人的工作性质使他们肯定做不了称职的父母亲,陈慧疲惫得连洗澡的力气也没有,蒙着被子一古脑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

从那以后,志煌每一个电话都让陈慧激动,就是这么一丝看不见摸不着却又入骨放髓的气息,使陈慧心甘情愿地背叛了温馨的家庭,掘弃了对丈夫的忠贞。

他们频繁的约会让陈刚也提心吊胆,他们姐弟有过一次很激烈的争论,陈刚甚至要挟她要将这事捅露给她的老公。陈慧理解弟弟的苦衷,也曾想过彻底地摆脱,在心里信誓旦旦地许诺着这是最后的一次,但每次过后她每次都惊异于他所具备的这种粗犷彪悍,那东西深深地吊起了她的欲望,一次过了一次,她总是深陷在跟他的神魂颠倒的喘息,欲仙欲死的交欢中不能自拨。

陈慧又是在深沉的睡梦中让电话拽了起来,她睁开眼才知已过中午了,一接到开会的通知就预感不妥,她清楚没有重大的突发事件不会选择这样的时间开会的,当她步伐蹉跎地来到了会议室,望着里面时她已证实了自己的推断,每个部门的头儿都到了,除了他们刑警外,还有特警武警甚至消防支队也都参加了。

她在走进时犹豫了片刻,转身就往卫生间去,这时,分局的王副局长大声地招呼一女警:“快,拦住陈慧。”

所有到会的人都大吃一惊,目瞪口呆地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局长站起来说话:“你冷静点,这事得有充分确凿的证据。”

副局长双手把着局长的手臂说:“昨晚我们分局抓赌就把他逮着了,是陈慧把他领走的。”

“你能确定。”局长神色严峻地说。

“那伙赌徒在录口供时披露了出来,后来找了他们对照片进行辩认,他们又反口否定,我感觉一定是。”

局长把手一挥:“快,进卫生间。”

他们一窝蜂地拥进了卫生间,擂着紧闭着的那扇门,陈慧在里面喊着有人在里面,局长抬腿一蹬将门踢了开来,陈慧惊惶失措拉扯裤子,他们也顾不得男女有别,冲了进去紧紧地按住了她,她提在裤子的手上还拿着手机,局长抢过了手机,手机还在闪烁着,一条信息:赴紧离开。在荧屏上眨动。

陈慧很甜蜜地依偎着老公,她光洁润丽的手臂勾着他的脖颈,还把一只丰盈腻滑的大腿盘绕在他的身上。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帘的一条缝隙如火舌般闪烁在床上,上床时老公就激情澎湃,望着她时眼睛里迸射的火星,陈慧清楚他已有了需要,这些天风和日丽,没有往年春天那么多的雨水,而且天气转暖得很早。

在家里陈慧已穿上轻薄的睡衣,宽敞的白绸睡衣难以掩饰地把她玲珑晶透的身体尽致呈现。

他一上了床就一如即往地覆盖到了她的身子上,甚至连温馨的亲吻也没有就急着亮出狰狞可怖的阳具,狠狠地戳进了她的里面,然后就欢欢迭迭自顾压在她的身上穷凶极恶地折腾着。

陈慧早已习惯于他的这一切,以前看到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她觉得好笑,有时乏累了也觉得厌烦,现在则不同了。很快地体内也有一股激情在四处鼓荡,她的那地方开始有涔涔汩汩的淫汁流渗着出来,就自己扯过了忱头垫放到屁股下面,高跷起双腿迎接他莽撞的冲击,一下子他就溃不成军地撤了下来,脸上呈现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这才紧搂着她在她的脸上嘴唇上亲咂不休。

陈慧此刻正是欲火炽热、淫情旺盛之际,见他那偃旗息鼓毫无东山再起的意思,掩盖不了的不悦立即浮现到了脸上,她扭起身来进了洗漱间里,用冷水在脸上抹了一把。

睡到了他的身边,那种空虚失落无所依托的感觉折磨着她,但陈慧是个贤淑聪慧的妻子,她理解老公,像他这年纪又是身居要职,虽不能说是日理万机但劳心伤身忙于应酬,这些都影响了他的性欲和机能。

月光这会儿幽谧而温暖,细细密密地洒落在两俱半裸着的胴体,一想到这她也就无悔无怨,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是手机悦耳的呤响惊醒了她,她望了望时钟才凌晨四点多,夜里没有至关紧要的特别事情是没人打她手机的,陈慧急忙拿过手机,见老公还没被吵醒,便逃到洗漱间里,是她弟弟陈刚的电话,她轻声地问:“这么晚,什么事。”

“姐,我在城西公安分局里,几个人在耍钱让抓进来的。”那边陈刚的声音轻微得好像断断续续。

陈慧不快地回了他:“明早再说,你总是屡说不改。”

“不是,他也在。”

陈慧知道他说谁了,心里一惊如淋落一桶冷水,从脑门直至脚下直冒冷气,咯登一下不禁打了个寒战,嘴里急着:“你们怎会在一起的,真的好不懂事。”

她把身子依附在雪亮的瓷砖上,闭着眼思付了一会,再把耳朵贴到手机上,那边陈刚也没挂断电话,她用严厉的语气说道:“你们什么也不能说,我马上就到。”

陈慧心急火燎地拿出警服,没忘了扒到老公的耳朵边轻声细语地说:“我有个紧要的事,得马上处理去。”

他睡眼惺松地念叨起来:“这叫什么啊,半夜三更的,一个女人,不行,我要把你调走了。”

陈慧嘴唇贴了贴他的面颊说:“好了,再说吧。”

一身戎装的陈慧很快就出现在城西分局的办公厅上,她一身鸟黑的警服从来都是得笔挺的,几乎没有皱折,帽徽领章鲜艳夺目光彩迫人,脚步始终保持着均匀的节奏。这让她看起来英武飒爽,面孔却令人难以致信的冶艳。

那些执行任务归来的了警察有的在吃夜宵,有的已休息去了,留下两个守卫着的,见陈慧肩膀上锃亮闪烁的两颗星,赴忙着抬臂敬礼。

陈慧一脸冷峻地问:“局里今晚谁值班。”

“是王副局,我叫他。”小警察不知所措唯唯呐呐地说。

陈慧的脸上强颜欢笑挤出一丝温柔的悦容:“不用,我去找他。”

“三楼,那边挂有牌子。”小警察急忙说。

陈慧点着头,王副局她熟悉,曾一起搞过专案,总是念叨着想调一个新的位置。陈慧很随意地朝旁边的小房间走去,里面十多个人,正蹲着坐着绕墙一圈,陈刚就在里面,还有他,陈慧的眼睛跟他一对碰,就有揪心裂肺般的阵阵隐痛,她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眼里正洋溢着泪花。

他就是这样,在人堆里总让人眼前一亮,尽管他这时朝着墙根把脸埋在双腿坐着,陈慧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幸好还没来得及进行问讯,要不一下就完了,陈慧暗自庆贺。

陈慧在三楼一个房间上敲了敲门,里面一阵声响,就有声音不烦躁传来:

“有完没完,怎就不让老子睡个好觉,叫你们没事别骚扰我,就是不听。”

门是开了,一个精瘦赤脯的男子,只穿着底裤而且裤裆的那里正形迹可疑地隆起那么一堆来。

他开门一见到陈慧,立即换过一付气态万千的笑脸来,整张脸就像核桃一样皱到了一块:“是陈教导,这时来一定有事。”

陈慧很优雅地车转过身体,他立即有所觉悟地说:“你等等。”

忙碌了一会,他穿好了衬衣长裤边套着一只袖子边往外走,陈慧用手拦住了他,把他拽到了房间里。里面的烟味酒味还有男人汗渍的酸臭味让陈慧厌恶地皱了皱鼻子,对着他还是笑意融融地问:“这晚上什么任务。”

“没有布置,就是有举报电话,几个小混混聚众赌博,让咱一窝端了。”他轻描淡写地说着。

陈慧这时一颗悬挂了很久的心才落了下来,陈慧就用缓慢的口气说:“里面有我弟。”

他点着烟挥了挥手爽快地说:“早说嘛,打个电话不就行了,还这么亲自跑来。”

“还有我外地来的表弟,这才重要。”陈慧接着再说,眼睛自始至终紧追着他。他好像有一点犹豫,但接触到陈慧的眼睛,立即说:“叫什么名字,我让他们放了。”

陈慧胡编了个名字,紧接地说:“我先谢你了,劳你大驾,我们下去领出来吧。”

俩人一齐走向楼下,王副局不自主地和她差开了距离,眼前这个三十五、六岁的女人,充其量也是跟他同一级的,可是她的后边却有着更让他折服的来头。

他就一路上喋喋不休地对陈慧说:“陈教导,我看你这位置也呆得太久了,不是说局里的班子要增加一女同志吗。看来你有机会挪动一下。”

陈慧也就煽风点火地:“是的啊,都这样说,等正式宣布了才算。”

“是吗,咱可说好了,一朝大权在握别忘我就行。”

“那是肯定的。”听陈慧这么说,他欣喜若狂连声道谢。

进到了办公厅中,陈慧就急着走到那房间里,她先把头埋在双腿间的志煌叫起,又招过来陈刚,也不顾及房间里其他的人疑惑不定的眼光,王副局就问那小警察:“收缴了他们俩个什么东西了吗。”

陈刚机敏地抢了话说:“也没,就两手机。”

小警察拿过一张表格过来,王副局随即厉声斥责道:“你傻啊,怎就不会办事。”

陈刚从一大堆脏物中领回了他们的两个手机,王副局亲自将他们送到车上,堆着满脸的笑容挥手告别。

他绝没想到从他眼皮底这一溜烟绝尘而去的蓝白警车上坐着就是大名鼎鼎通缉犯丁志煌,要是知道了,就是再借他几个胆他也不敢,那怕是高官巨爵钱币等身他也末必敢动心的。

这个绰号大虾的算是这些年迅速掘起的黑团伙头目,这犯罪团伙的主犯最近这些年搅得他们日夜不宁吃不香睡不稳,下面的举报记者的连篇责怪,上头的压力各级雷霆万钧的决心,成立专案拦路设卡,威迫利诱乔装暗探,总是差那么一点儿让他溜了。

而且他竟毫不收敛,反而丧心病狂地胡作非为,就在几天前还把一欠债不还的当事人家里炸了个稀巴烂,当事人当场毙命家里老婆孩子也炸成一死两伤,造成了重大恶劣的影响。

他还美滋滋地沉浸在美丽的女刑警教导员刚才的许诺中,这女人真是这城市警界的骄傲,业务出色脸蛋漂亮,最主要的还是待人热情。

“姐,好险,幸亏你来得及时,天亮要是问话那就完蛋了。”陈刚在车里说道。

陈慧沉默不语,只是咬着嘴唇自顾开着车,走了一段路后她才开口:“你来开吧。”

就完就急急地踩住了车,陈刚过来跟她调换了座位,她从前排蹿起爬着往后排,让志煌给接住了。

陈慧朝他一扑,整个身子就跌进他的怀中,她按奈不住地紧紧搂抱着他,带着哭腔说:“你傻啊,你昏了吗?”

边哭泣着边把嘴唇朝他的脸颊上亲咂,他的脸依然冰冷坚毅,但吮吸着陈慧的嘴唇却炽热湿润,他们俩人在车子后座上肆无忌惮地亲吻着。

陈刚开着车摇晃着头,他从后视镜上见到姐姐抱着志煌的头泪流满面地亲吻着,不禁开声说:“现在去那。”

“一直开着,别停下。”陈慧朝他叫嚷,双手从志煌的脑袋、脖子一直到了胸膛。

志煌搂着她的纤腰趴在她的耳边说:“好了,好了。”却在她的腰间摸到了手枪套,惊讶地问道:“你还带着枪。”

“是的,我想不定要把你抢出来的。”她破涕而笑地说,双手也没停止在他的身上摸索。

志煌说:“别这样,阿刚还在哪。”

“我不管,他是我弟弟,我不怕。”陈慧摇曳着脑袋,更加恣意将手伸到了他大腿有裤裆里,将他那一根已经怒勃起来的阳具掏掳了出来,就趴下身子含进了嘴里。

这边吮吸得唧唧有声,那边也腾出一只手就解脱着长裤,急切间连同内裤一齐扒下精光,陈慧的剌激使他渐渐发疯了,一根阳具在她殷勤的舔舐下涨挺着,当她手扶着他的肩膀墩桩落下。

志煌有些不知所措竟有点穷途末路般的感觉,也就挺起腰来迎接,整根坚竖如棍的阳具尽根捅插了进去,欢乐是如此迅速地飞扬了起来。

陈慧自顾欢快地颠簸,交绕着他的脖子跌荡起伏地起落着,她饱满的花瓣膨胀着,就同夜的花苞奉迎甘露一样绽放开了,阴道惊悚般地抽搐,吮吸着的是激越的撞击。

这时,东方已渐渐浮现出鱼肚白出来,晨曦开始把道路和早起的行人照得清晰,陈刚把车速提高了很多,车子如同离弦的箭疾射地往市郊飞驰,他的心里很是焦急,后面的那俩个还不依不挠,柔情蜜意地没完没了。

他们肆无忌惮的呻吟和勾魂摄魄肉体撞击声,让他觉得他们就像一对贪欢恋色的男女那样体味着不知羞耻而又荡魂动魄的欢娱。

姐姐陈慧一个白皙的屁股抛撅得如痴如醉,呱唧呱唧淫液的喧哗不绝于耳,如此放荡淫奢的举动让他口呆目瞪,他是百思不得其解,假若不是他亲眼所见,至死他也不会相信。

陈慧可不是这样的,虽说他和志煌是相濡以沫生死与共的好朋友,但陈慧却是一母同胞的姐姐,为了一个通缉了的杀人犯,这又何必哪。他甚至怀疑姐姐和好朋友之间的,该不只是纯粹的真实的肉欲关系。

陈慧跟他根本就是两类的人,从小她就娴静纯洁,品学兼优,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她优异的成绩和出众的容貌很快就是男人追遂的猎物,姐夫是她的第一个恋人也成了她的丈夫,他们相恋了三年,陈刚记得姐姐将要出嫁的前天傍晚,母亲把她叫了过去,悄声地问她有没那一回事。

陈刚竖着耳朵,看来陈慧也不知母亲指的是那一种事,于是母亲吞吞吐吐地对她讲了男女在一起怎样怎样,母亲讲得语无伦次她也听着稀里糊涂。但陈刚却明白,母亲是要她在第一次做爱时下身必须要出血,否则她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就会永远地被丈夫和他的家人看不起。

陈刚差点笑出了声来,从她们的谈话中陈慧真的啥也不懂,敢情那时她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处女,要知道,她的弟弟已经手了好几个女生了。

在外人眼里,陈慧跟姐夫男才女貌家庭幸福事业兴旺,姐夫在跟着一领导跑了几年后放飞,在政法队伍身居要职,以他的年龄优势和处事能力官场仁途一片坦荡。可是神差鬼使陈慧却跟志煌一拍即合,对这个小她三岁而且负案累累的涉黑团伙首脑一往情深。

车子已到了市郊一段僻静的公路上,陈刚强行将车停到了路边,再这样下去他们俩个是没完的时候,他和丁志煌下车后拦了一辆的士走了。陈刚需要将他送到安全的地方,他很清楚志煌的这张脸在好多场合绝对不能露出来的,昨晚已属侥幸。

陈刚从小就喜欢惹事生非打架斗殴,长大了也不务正业,娶了个嗲得有命也娇嫩得要命的女人,那女人总是对他横直挑眼,三天两头地伴嘴吵架,弄得家里无一日安宁。

跟他从小就在一起胡闹的志煌多次劝说他跟这女人离了,陈刚也多次狠下决心跟她一刀两断,但一上了床,这个妩媚如水般的女人都让他打退了堂鼓,她真是床上的尤物,总能审时适度地抓着了男人的痒处,而且恰到好处替你搔挠。

终于在一个上午,志煌找到他,什么也没说就将他带到了一酒店里,显然所有的一切都尽在志煌掌握中,打开一房间,他目睹了不愿意看见到的一切。

妻子赤裸地跟一个男人睡在了一起,当他们俩个进入去时,那男人跪到了志煌的脚底,嘴里急切地讨饶求救,志煌冷漠地对他说:“我多次劝说你放弃,她是我朋友的老婆,如今让我逮着了,我丁志煌的话是说着玩吗。”

那时,志煌确是在这城市里具有一言九鼎的威慑力,他的心狠手辣远近皆知不是浪得虚名的。陈刚不让他们这一对狗男女穿上衣服,他迅速地用电话把陈慧从办公室叫了过来。那男人后来在正要进自家门口的时候让人一枪将头颅击穿,陈刚的前妻知道是谁,陈刚也知道,只是谁也言声。

陈刚让姐姐过来只是想要让她见证这个事实,以便为他的离婚能向家里有个交代。陈刚甚至为当时的那一举措追悔莫及,不是因为他的前妻。陈慧的到来一下就带上暧昧迷人的格调,陈刚在一边敏锐地感到了志煌的吃惊和局促,显然,陈慧成熟的魅力和出众是出乎他的意料的。

陈慧是带着一副拒人于千里的威严气质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身黑色的卡叽面制服笔挺地依附在身上,与她极具女性妩媚的身体判若两样。她身上的金属质感象征着高贵的权力,傲慢得给他只可远视不能近看的感觉。

丁志煌一定要请陈慧吃饭,甚至没等她同意就已经用电话定下了餐台,那时候还没发生那场大规模的扫射,社会中只知道有一个心狠手辣的大虾,丁志煌的名字还末曾暴露出来。

他在餐卓上谈笑风生,跟陈慧回味着小时候到她们家蹭饭的趣事,说到有一次竟把陈慧心爱的闹钟给折了时,俩人都哈哈地大笑着,全然不顾及一旁埋头喝着闷酒的陈刚。

陈慧那时真的让这高大漂亮的男人给迷住了,她频频地跟他对碰着杯子,陈刚从没见到她这么喝酒,而且眼里已有些迷惘,还有她那执拗的眼神换做了一种又媚又嗔的样子,笑起来也一改往常的唇齿不显而变得肆无忌惮。

陈刚深知他这朋友的伎俩,让他看上眼的女人不用三五天他一定手到擒来,除了他自己白净斯文的脸庞,还有着浑身散弥着充满男性魅力,更主要的是他有着强大的经济实力。但这些陈刚觉得对付那些庸脂俗粉管用,对陈慧却有些不自量力了吧。

志煌在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也就是在陈慧下班的时候,他把陈慧约到了他的车子。他把她带到了远郊一个度假的温泉胜地,在那里,可以吃到一些很难见到的珍禽异兽,那地方专门应付那些饕餮之徒所需,是市里好些有头有面高官巨贾们纸醉金梦、声色犬马的绝好去处。

停放在度假村里的车子都蒙上了车牌,也不设大厅,有的是形式各异的小房间。他们进去时不用下车,便有一年轻的待者上来,引着将车子开进度假村的腹地,在一山洼的小楼里开了一房间。

陈慧一走进去,浓雾像绵团似的滚滚而来,沾在脸上湿漉漉、滑腻腻,就觉得房间里暧昧了起来,陈慧顿时觉得如同一根热情的杠杆将她的心撬起,悬挂着无处着落,乱了方寸。

他们的餐卓就支放在温泉巨大石块上,一只不锈钢的扶梯延伸到温泉池底,四周全是乱乱的青石,从各个石缝间往外喷水。每一个水柱、每幅水帘,激冲下来,撞到池中的石头上,碰得粉碎,像千千万万的珠子四外散花。

陈慧不禁拍着手掌惊叹造物主的神工鬼斧。志煌告诉她,这些石块都是照着泉眼依山傍势用水泥砌的。

整个房子里到处都蒸腾漂渺着温热的雾气,那样地浓那样地深,像流动的浆液,能把人都浮起来似的。上面还有一阁楼,志煌让她上去把衣服换了。

陈慧上去见上面有张按摩床,还有雪白洁净的床单,她正犹豫着,志煌就上前搂过了她,高大的身影像塔一样压向了她,陈慧来不及看清他的表情,来不及看清他的欲念,他已经迅速而有力地解掉她的制服,她的衬衫,她的领带。那些金属扣子,那些金属星章,统统见鬼去吧。

他看起来很激动,如同屠夫扒皮一般脱光了她。陈慧也曾做过挣扎,但那挣扎是那样地娇柔无力,其实那只是女人在那时候应有的矜持,当她张开了双腿,看到了他坚挺的阳具穿划气流的磨擦,迎着她湿漉漉的欲望“噗”地一声捅进了她肥厚花瓣的肉缝中。

陈慧好像很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一股莫名的激流已从她的下腹迅速蔓延,血液的气息本能地从她的体内翻腾,吞噬性的燥热能让人变成瞎子、聋子和疯子,感觉到瞬间她已被这个比她年轻彪悍的男子掳获了。

她的体内有一样东西在翩翩起舞,搅动得她局促不安气浮心躁,她只能选择着顺从、迎合,忍受着冲击、撕咬,甚至是罪恶。

陈慧如痴如迷,有生以来从末体验到的感受,让她变得疯狂了起来,她紧紧地搂住他的腰,耸起了厚实的屁股,不知哪来的力气在他的下面左右摇晃、上下颠动。她的下身一种从末有过的快感像触电一样,阴道一阵抽搐,浑身禁不住颤抖了起来,她狂呼大喊呻吟不止。

人间竟有这般让人痴迷沉醉的时刻,她像到了另一世界,身体飘飘忽忽地离开了床,离开了房屋,犹如被抛到空中感到漂浮在宇宙中。

他们紧紧地拥抱着,不知过了多久,陈慧才在他的身下挪动着,志煌从没这么近距离地凝视她,见她上下两排眼睫毛很浓很长,甚至稍稍弯翘,眼睛里春光潋滟,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禁不住伏下身在她娇嫩欲滴的脸蛋上亲咂不停。

直到陈慧在他的耳边悄声地说:“我饿了。”他才放开了她。

陈慧换过洁白的绵毛浴衣,而他却只找了条宽大的短裤,赤裸着上身就拨打这儿的内线电话,吩咐可以送餐进来了。

陈慧懒洋洋地躺到了圈椅上伸展了四肢,一直没有体味过的放忪,就像茶怀里迅速舒展开来的茶叶,一朵朵的如同小花,赏心悦目。

志煌坐到她的对面抽着烟,陈慧确是饿了,面对精致丰盛的食物却饥不择食虎咽狼噬,看来她现在是很放忪了,他劝着喝了点红酒,她揣起酒怀向他遥遥寄意,浴袍滑落到了一边,平日里高高盘起的长发,像黑绸一样披到了光滑的肩膀上,她的脸上在云雾蒸腾中呈现出一种光洁柔和的光芒,像发光的雕像,这使他浑身的肌肉又异样地绷紧了。

志煌把身上的裤衩脱了,光着身子溜下温热的池里,他把头深埋进水里,起来时愉快地向她微笑招手,陈慧将长发用一枚发卡松松绾住,她坐到了池边,用脚尖撩拨着水,他过来挽着她的足尖,陈慧的脚趾弯弯小而柔软,脚底却很多肉柔若无骨。

志煌用嘴含住了她的脚趾,这一举动让她着实大吃一惊,他的眼睛蓄满了亮晶晶的东西,这温柔的细节跟他健硕粗犷的外形显得如此不协调。

陈慧的一双大腿挣开了浴袍的下摆,顺着光溜白皙的大腿往上,能见着她没着底裤的私处,那里萎靡的毛发经过刚才的激情一绺绺地束结着,两瓣厚实的肉片娇嫩欲滴地微启,志煌差不多快要呻吟出声来,他的脑袋沿着她的大腿直向顶端,就要埋到了的私处,陈慧惊呀着用手推开了他。

她扒掉了身上的浴袍也跃进水池,马上她就喜欢上这温热的碰触和抚摸,志煌将她搂紧了过来,给她擦拭着身体,他揉搓着她的乳房,抚摸她的大腿。他揉着摸着,吻着亲着,最后竟是咬着。

陈慧有点轻微的疼痛也有一种快意,一种美爽的快意,他紧紧抱着她凝视着她,浓密的眉毛和眼睛让水浸了,显得黝黑而生动,嘴角浮着帅气而含义无限的微笑,陈慧觉得俩个赤条条的胴体相拥在一起,让水花飞溅婆婆点点的打在他们光滑的肌肤上,一下就濡湿了她鲜花怒放的欲望,她的心底里感叹着,他竟是那么地英俊潇洒。

陈慧也为他擦洗脊背,从背影看,他很强健,浑身呈现浅棕色,那宽大的膀臂,那结实的肌肉,她的下体有意地蹭了他的屁股,心中忽然生出紧紧拥抱住他的念头,她的双手从他的腰间环绕过去,捧着了他一根挺拨怒涨的阳具,把握到她手里,有着厚实硕大的感觉,她觉得自己的乳房胀胀,连乳头也比平时尖硬得多。浑身上下的血液是那样地欢畅,阴道似乎有一种空虚,一种迫切需要充实的感觉。

他车转了身体,从水中一下就捞起了她的双腿,让陈慧那私处贴向了他的胯间,他进迫了进去,陈慧感到不同的是这次塞得满满的。水的浮力让她很轻易地伏在她的肩膀上,他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他的手掌托紧着陈慧的屁股,在她的体内左奔右突、游移晃动,漂浮不定。陈慧长长的头发已让水漂荡开来,黑色的海藻一样浮在水面上,清澈宁静的水面一下波荡了,激烈地摇晃翻腾开了。

志煌就如同在表演他的性能量一样,从一戳进陈慧里面的那一瞬间,就奋力地拚博着毫不松驰。

陈慧的快感像荡开了的那些水波,一波波前赴后继潋滟而至,她已完全让这年轻健壮的男子征服了,心甘情愿地任由他的冲撞再无回手的力气。

就在陈刚和志煌搭上的士后,陈慧还呆纳着对着他们远去的方向,直到那辆车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时她才觉得腰塌身软,双腿发抖着酸软无力,她在自己车里的驾驶位中坐了好大一会,才调了个头回到了家里。

老公已经上班了,儿子寄放在公公婆婆那里,他们俩人的工作性质使他们肯定做不了称职的父母亲,陈慧疲惫得连洗澡的力气也没有,蒙着被子一古脑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

从那以后,志煌每一个电话都让陈慧激动,就是这么一丝看不见摸不着却又入骨放髓的气息,使陈慧心甘情愿地背叛了温馨的家庭,掘弃了对丈夫的忠贞。

他们频繁的约会让陈刚也提心吊胆,他们姐弟有过一次很激烈的争论,陈刚甚至要挟她要将这事捅露给她的老公。陈慧理解弟弟的苦衷,也曾想过彻底地摆脱,在心里信誓旦旦地许诺着这是最后的一次,但每次过后她每次都惊异于他所具备的这种粗犷彪悍,那东西深深地吊起了她的欲望,一次过了一次,她总是深陷在跟他的神魂颠倒的喘息,欲仙欲死的交欢中不能自拨。

陈慧又是在深沉的睡梦中让电话拽了起来,她睁开眼才知已过中午了,一接到开会的通知就预感不妥,她清楚没有重大的突发事件不会选择这样的时间开会的,当她步伐蹉跎地来到了会议室,望着里面时她已证实了自己的推断,每个部门的头儿都到了,除了他们刑警外,还有特警武警甚至消防支队也都参加了。

她在走进时犹豫了片刻,转身就往卫生间去,这时,分局的王副局长大声地招呼一女警:“快,拦住陈慧。”

所有到会的人都大吃一惊,目瞪口呆地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局长站起来说话:“你冷静点,这事得有充分确凿的证据。”

副局长双手把着局长的手臂说:“昨晚我们分局抓赌就把他逮着了,是陈慧把他领走的。”

“你能确定。”局长神色严峻地说。

“那伙赌徒在录口供时披露了出来,后来找了他们对照片进行辩认,他们又反口否定,我感觉一定是。”

局长把手一挥:“快,进卫生间。”

他们一窝蜂地拥进了卫生间,擂着紧闭着的那扇门,陈慧在里面喊着有人在里面,局长抬腿一蹬将门踢了开来,陈慧惊惶失措拉扯裤子,他们也顾不得男女有别,冲了进去紧紧地按住了她,她提在裤子的手上还拿着手机,局长抢过了手机,手机还在闪烁着,一条信息:赴紧离开。在荧屏上眨动。

      完